“姐姐”,都上唯品会?_电商资讯_甘肃服装行业

作者:服装加盟┆ 时间:2020-07-22 21:27 ┆点击:

今年夏天,“乘风破浪的姐姐”火了,也吸引了大众对于30+女性的关注。

那些过了30岁,依然乘风破浪,保持着自律和清醒,活得有滋有味的女性,构成了一个豪横而又节制的消费群体。

拥有消费决策权和话语权的她们,有着怎样的消费观呢?

今年夏天,一档30+女明星的选秀综艺火爆全网。

万茜、沈梦辰、蓝盈莹、张雨绮,这是“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后,唯品会上姐姐同款的带货量排名。

万茜,官方大众好感度排名第一,不卑不亢的处事风格自开播来就被无数人深扒分析;

沈梦辰,主持人跨界,控场和舞蹈能力收获了一波好评;

蓝盈莹,为了目标十分努力的代表;

张雨绮,想要就去争取的自信担当。

四个姐姐话题度、观众缘都有,着装风格也比较突出,也自然拉动了同款的销量。

舞台的光鲜背后,白冰为了消肿早上5:30起床跑步,金莎吃饭顿顿计算卡路里,张雨绮流量、话题担当,也会有“人气归人气,业务是业务”的人间清醒。而在普通人中,那些过了30岁,依然乘风破浪,保持着自律和清醒,活得有滋有味的女性,构成了一个豪横而又节制的消费群体。拥有消费决策权和话语权的她们,是如今每个品牌和平台都想亲近的对象。

1

数据显示,唯品会上8成的真丝、羊绒衣、美容仪都来自30+姐姐的贡献。她们中有的为保持身材同时请三个健身教练,一年花费数十万;有的会在打折季一次囤几千元的纸巾,又为了一片纸尿裤差价3毛而计算……这些所有的消费习惯,又可能来自于同一个人。

对姐姐们来说,性价比是懂得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选择最适合的、最好的产品。可能在别人看来有时败家有时抠门,但对30+姐姐来说,这是她们心中的理性消费。

北京二娃妈:今天的纸尿裤便宜了3毛钱/片

34岁的王薇是北京某出版社的编辑,也是一对7个月大双胞胎宝宝的妈妈,每晚把孩子哄睡后,习惯到不同电商平台上比价。

不同平台上价格相差不大的纸尿裤,有可能每包的片数不一样,所以比价要精确到每片;价格看起来差很多的卷纸,有可能每箱的数量和克重不一样,所以比价要精确到每卷。

对于一周要买两次纸尿裤,家里常年有六口以上人的王薇来说,家庭日用消耗品是笔不小的开销。

21世纪经济研究院的一份母婴消费报告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网购母婴产品主要以奶粉、尿不湿为主,两者销量占比超过六成,在尿不湿的选择上,一至三线城市妈妈们对价格更加敏感。

“我最夸张的一次是囤了两千多的湿巾,家里纸巾基本上是用一箱囤一箱的状态,纸尿裤每周都在买”,王薇说,“我是全家的总采购员”。

除了价格,配送时间的精准度也是一线老母亲们比较关心的因素。经过一段时间的对比研究,王薇经常会选择在京东下单应急,在唯品会大量囤货备用。

除了两只“吞金兽”的吃喝拉撒用品,她也会将更多的消费分配在维系身材上,“只要有刘雯的身材,PUMA基本款也能穿出时装大牌感。”作为一个运动爱好者,她的跑鞋、运动耳机、发带等均配置齐全,今年上半年她花费最大的就是买了一批大牌的运动服饰,报了一万多元的瑜伽班。

和很多一线城市年轻女白领一样,能塞进对赘肉没有一丝包容的瑜伽服的好身材,是她们生活体面、健康和节制的标志,更是她们用钱、毅力和时间堆积的成果。

“你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失业,没人知道,但是如果你发胖了,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

《乘风破浪的姐姐》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就是姐姐们赏心悦目,也是很多国产综艺女受众心目中理想型的好身材。钟丽缇生过三个孩子,50+的年纪还能保持好身材,同样50+的伊能静穿着少女蓬蓬裙,仙气飘飘。

不管姐系明星如何标注独立人设,大多人还是像伊能静一样执迷于少女感和瘦白幼的造型,恨不得挤进年轻人追捧的BM女团风小裙子。这也加重了现实生活中的30+女性的焦虑:你得职场乘风破浪,还要能hold住辅导孩子作业时的惊涛骇浪,同时也要能对抗脱发和松弛。虽然素人不必像明星那样严格要求自己,但看到社交媒体和身边充斥的励志姐,还是想说一句真香。

唯品会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居家场景的增加和人们对健康生活方式的热衷,诸多运动品牌销量翻了一番,背后30+小姐姐们功不可没。

新一线白富美:

网上衣服打特价就像不要钱

初识Shayla,她刚结束中午的应酬,有点微醺。她在某知名白酒集团工作,平日里少不了围着酒打转。

30岁之前,她的消费更多局限在买服饰、化妆品。从30岁开始,她的消费偏好转向保养品和健身,一年花了20多万。

Shayla现在有三个教练,拳击教练、日常撸铁教练和ems穿鲨鱼服通电课程,20分钟课程相当于一个小时的运动量。为了配合健身,她还买了许多健身服饰。

“维持好自己的外在形象是给别人的第一张名片,在职场上无论见谁,沟通时让别人很舒服,自己本身也会更自信。”

敢买、能买、还会买。

近年来女团选秀节目的盛行,让BM风成为2020年的新兴风格,30+的姐姐4-6月在唯品会上买了超过1万件相关服饰。

“我觉得姐姐更大的优势就是经过那么多年的锤炼,可能会更清楚到底什么样的风格和定位适合自己。”

Shayla在疫情期间坚持购买鞋服和化妆品。即便穿不出去,但“该美还是要美,该化妆还是化妆,就在家化着玩,发朋友圈。”

今年618期间,唯品会上72%的“2020新款”订单都来自于30+姐姐,服饰消费超200万件,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重庆、成都、深圳、广州、武汉、长沙和西安。而这些新款,通常只要线下店价格的3-5折。

“我自己比较喜欢设计师品牌的衣服,商场品牌里面喜欢Mo&Co.edition,它家的连衣裙在商场要二三千,在唯品会上打3折时简直像不要钱!” Shayla说起自己的“战果”时很兴奋。

不过,和同样30+的Shayla不同,王薇不太喜欢买品牌的服饰,但在买鞋上对品牌忠诚度很高,给自己和家人都买ECCO,低调舒适,没有明显logo,但好穿。国内商场的ECCO价格大多在两三千元一双,不少白领会在出国采购时背上几双回来,或者通过海淘的方式购买。王薇则会在唯品会上趁打折给自己和父母买ECCO,不少款式折扣价不到一千。

王薇说,相比于衣服,她对于鞋子的价格区间很熟悉,什么品牌的鞋子到什么价格段最适合下手,她有自己的衡量标准。她买ECCO的鞋子有很多年了,唯品会上的折扣专场最多,不用等双十一或者618的大促节点,遇到合适的价格就会果断出手。对于鞋服方面的促销抢购,她只会买自己熟悉的大品牌。

小城姐姐:喜欢不一定买,打折一定买

39岁的曹丽是江苏如皋的一位英语教师,爱人也是有事业编制的教师,儿子今年已经初三了,属于当地标准的小康家庭。

曹丽家在生活收支开销方面较为宽裕,对于他们来说,没有房贷,父母住的近可以帮忙照顾孩子。像曹丽夫妇这样有稳定工作,是小城市幸福感和购买力都很强的代表。

在服饰消费上,县城里和一线城市是有差距的。“商场里的品牌种类没有大城市多,而且品牌折扣价通常也没有大城市商场实惠。”这是曹丽选择唯品会这类特卖平台的主要原因。

“从事教师行业,虽然对着装没有严格要求,但至少需要大方得体,所以品牌的衣服就很合适,设计简约大方,也很好搭配。”曹丽有一套自己的购买攻略:在商场看到喜欢的品牌的款式后,去唯品会找同款,折扣还不小。如果是冬季的羽绒服大衣,等到第二年反季的时候在唯品会上,甚至能有1-3折的价格。

曹丽俨然成为了办公室的购物风向标,什么时候哪个平台的衣服上新,什么节点购买折扣最低,曹丽都了然于心,随时在自己闺蜜群里分享。

唯品会数据显示,音儿、纳薇、迪赛尼斯、香影等品牌的裙子是小城姐姐的最爱。这些品牌的连衣裙在本地知名商场随处可见,在唯品会的折后价大多在单件100到500元之间,是商场价格的一半甚至3折。

50+姐姐:我没有财商只有“买商”

丽欣今年50+,在扬州当主持人,零几年的时候就开始网购,那时主流的电商平台才刚刚起步。

许多年前,她第一次在网上买耐克时,儿子还不能接受网购,生气为什么实体店试了之后不买要回去上网买?她觉得,既然价格便宜20%-30%,那为什么不在网上购物呢?

到现在,丽欣的消费几乎全部集中在线上,一张1000元的商场购物卡三年都没用掉。

了解自己的风格后,30+姐姐对于品牌的忠诚度也更高。丽欣因为工作原因,需要购买的上镜服装要求面料挺括。日常她及时跟踪品牌产品上新,对不同时期的降价幅度和优惠活动也有大致了解。只要降价她就会买,因为风格合适往往一买一个准。

若是从大学毕业算起,大多30+姐姐都有不少于十年的社会工作生活经验。从读书时没钱买,服饰追求物美价廉,到20+的时候看重品牌,一不小心就“月光”,30+的姐姐在试错中逐渐找寻到适合自己的风格。往往她们消费的产品不是单价最低的,但是自己的承受范围内最适合自己的,这是30+姐姐心中的高性价比。

“我买衣服是一定要看面料成分的,相比商标,我更喜欢看水洗标”,丽欣说,这可能是我们这个年龄段姐姐的共同特点。而且,我们特别喜欢分享,但不会像年轻人一样分享自己买的奢侈品、品牌的最新品,我们喜欢分享买到的最有性价比的东西。

她经常评价自己“没有财商只有买商”,毕竟,她曾经将自己在唯品会抢到的99元的羊毛连衣裙推荐给了身边无数人。

过去一年,30+姐姐在唯品会上购买“真丝、羊绒、纯棉”服饰超1800万件,销售额在全年龄段中的占比为81%。

若是从大学毕业算起,大多30+姐姐都有不少于十年的社会工作生活经验。从读书时没钱买,服饰追求物美价廉,到20+的时候看重品牌,一不小心就“月光”,30+的姐姐在试错中逐渐找寻到适合自己的风格。往往她们消费的产品不是单价最低的,但是自己的承受范围内最适合自己的,这是30+姐姐心中的高性价比。

懂得悦己,更懂得算计

两年前,陈斐和她的同事们将办公室的储藏间改造成了试衣间,为此她们还专门买了一面穿衣镜。

在上海做财务工作的她今年34岁,已经有了两个小朋友。养娃虽忙,每天她仍抽出至少两个小时属于自己的时间,护个肤、健个身、刷个购物网站。“我不是每天都围着孩子转,我还是觉得自己很重要,时间是靠自己去发掘的。”

之所以有了在办公室造试衣间的想法,是因为她和同事们经常结伴在唯品会买衣服,有时候一天3、4个包裹,快递员和她们都很熟。相比于逛街,这群姐姐更喜欢在唯品会上买品牌的衣服回来试,除了价格因素外,还有个重要原因是免费上门退换货政策。

“女人买衣服就是喜欢试。合适的留下,不喜欢的就叫顺丰小哥来拿走,经常小哥刚出门,退款就到账了。”陈斐说。如果是尺码原因需要换货的话,也不需要把衣服寄回去,直接在订单上操作换码,等到合适的衣服寄到之后,再把需要退掉的交给顺丰小哥就行。

买买买了两年,陈斐开始慢慢找自己的风格。现在花得更多,但追求的是简单、大方、品质好的衣服。一件衣服单价虽更高,但踩准折扣的节奏购买,也让陈斐的购买质量直线提升。

30+姐姐,作为目前中国最有消费话语权的一群人,她们又是一个个太丰富的个体。

上个月,曹丽在唯品会上给自己买了几条裙子。有一次在学校一位女同事主动问她,裙子是不是在唯品会上买的。那件衣服是曾上过唯品会首页促销的款,同事一眼就认出来了。

有趣的是,一线城市的姐姐们,一方面对中产标签的特定品类或者品牌有迷恋感,大到给孩子选的周末运动品类,比如冰球、马术,小到瑜伽班里女白领们热爱的特定品牌“班服”。同时她们也更追逐个性化标签,少穿随波逐流的大众款,更讨厌“谁丑谁尴尬”的撞衫时刻。

对于县城的姐姐们来说,她们似乎并没有那么多“女神包袱”,撞衫对于她们来说,并不是一件那么令人尴尬的事情,相近的品味和审美也是办公室女同事拉近距离的方式,工作之余她们也会分享高性价比的扫货经验。

对于曹丽这样的县城小康家庭来说,鞋服消费是她们家每年最大的实物消费,相对给大人买衣服来说,给儿子买运动鞋是他们家鞋服消费中最大的开支。而对于一线城市的中产家庭来说,实物消费越来越聚集到线上,但线下的教育培训、运动、服务类消费却越来越占据家庭消费的份额。

30+姐姐,作为目前中国最有消费话语权的一群人,她们在豪横和抠门之间找到了平衡,懂得悦己,更懂得算计。

(注:文中王薇、曹丽、陈斐为化名)

1


标签: 服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