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井喜提的免税牌照,有点香_零售终端资讯

作者:服装加盟┆ 时间:2020-06-13 11:59 ┆点击:

因为一张过于值钱的牌照,一向沉默的王府井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6月9日晚间,王府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表示,集团已获得《财政部关于王府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免税品经营资质问题的通知》,这意味着公司拥有了免税品经营资质,可以经营免税品零售业务。

次日开盘后王府井迅速涨停,截至当日收盘,王府井股价收于30.12元。但早在4月底,就有传闻称王府井控股股东北京首旅集团正在申请免税牌照,从4月19日到6月10日,王府井股价累积上涨近140%,市值增加超过100亿元。

由于公司股价在无明显利好消息的情况下”提前“上涨,有投资者质疑存在内部交易现象。此外,王府井股票价格在6月8日、9日、10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根据上交所交易规则,属于股票异常波动情形。

但王府井在6月10日晚间发布公告回应称,经公司自查并向控股股东核实,截止本公告披露日,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此外,公司知悉该项业务的内幕知情人没有违反保密义务行为,也没有其他违反有关法律法规的情形。

这无疑是一张非常“值钱“的牌照,其稀缺性决定了它的价值。

在此之前,中国拥有免税品经营资质的企业只有七家:中免、日上免税行、海免、珠免、深免、中出服、中侨。而中免、日上免税行与海免均为中国国旅集团旗下公司,旗下运营着北京机场免税店、上海机场免税店、海南海棠湾免税店等国内最知名的几个免税店。中国国旅占据了全国免税业超过90%的市场份额,几成垄断态势。

免税业是一个强政策导向的行业,指的是一些国家或地区给设立在出入境关口或市内的零售商发放免税品经营牌照,允许其销售免去进口关税、增值税以及消费税的商品。在中国,免税店的形式主要分为机场免税店、离岛免税店和市内免税店。

如今王府井获得的这张免税牌照,是百货行业获得的第一张免税牌照,不仅是王府井的免税业入场券,也在某种程度上象征着中国免税店新竞争的开启——韩国代购们最中意的市内免税店,马上也要在中国开起来了。

王府井:一张救命门票?

王府井集团的前身是大名鼎鼎的北京市百货大楼,坐落在北京王府井大街上。由于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家国资百货商店,也有“新中国第一店”的称呼。2017年,公司经历了重大资产重组,目前旗下主要经营业态包含百货、购物中心、奥特莱斯、超市等。

但王府井如今面临的是这样的环境:百货业整体业绩连年下滑,加上疫情给所有实体商业带来致命打击, 在此时得到一张免税店入场券,对王府井来说显得更加意义重大。

受疫情影响,王府井今年的第一份季报显得尤其“惨烈”。王府井集团发布的2020年Q1季报显示,一季度实现营收15.2亿元,同比下滑78.79%,营业亏损为2.05亿元,同比由盈转亏。

截止一季度末,王府井合计持有百货、购物中心、奥特莱斯共53家。其中,百货实现营收10.08亿元,购物中心营收为2.19亿元,奥特莱斯营收为1.1亿元,但从毛利率层面来看,奥特莱斯的毛利率达到59.88%,高于百货(26%)和购物中心(21.8%)。

虽然目前百货业态是王府井的主要营收来源,但其疲态已经越来越明显——

2019年全年,旗下百货业态全年收入同比下降3.52%,财报中将此解释为“受门店减少以及部分门店闭店装修的影响”,而奥特莱斯业态的营收、利润双涨,其营收占总营收的比例已达到17.9%,成为业绩增长的新生驱动力。

为了拯救业绩,王府井正在尝试传统百货以外的路径,把宝压在奥莱上:王府井在今年预计有六个新项目开业,包含四个购物中心、一个街区项目、一个奥特莱斯;今年4月25日,王府井还公告称,拟购买河南新乡市赛奥商业发展有限公司开发建设的新乡奥特莱斯项目商业物业。

截至目前,王府井方面并未对外披露拿到免税牌照后的具体动作。但据北京日报援引业内高管人士表示,王府井集团在此之前就拥有与退税业务有关的免税资质,旗下北京商场拥有退税业务,所以免税店落地形式可以预估还是聚焦在北京市场。

目前,王府井旗下在北京的业态覆盖百货、购物中心与奥莱,包括北京百货大楼、东安市场、双安市场、长安商场、右安门王府井购物中心和北京赛特奥莱等。

不管是百货叠加免税店,还是奥莱叠加免税店,都能给传统零售业的转型带来一些新意——尤其是,北京市场的免税业发展空间非常大。

根据中信建投2019年的研报,如果拿目前免税业发展最为成熟的韩国来进行对比测算,在中国的免税业态发展成熟后,预计北京与上海的免税市场规模分别能达到225.7亿元与309亿元;抛开机场免税店(这是目前国内免税店的主要战场),北京与上海的市内免税规模分别能达到151亿元与183亿元。

中国免税店:向韩国学习?

但对中国消费者来说,“市内免税店”是较为陌生的物种。

在近期的“海南代购”兴起之前,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日上免税行可能是最熟悉的免税店——价格具有优势、商品种类齐全,无论是从首都机场还是从浦东机场出入境,消费者都可以在日上选购化妆品、香水、包具等产品。

目前北京市内只有两家市内免税店,分别位于朝阳区蓝色港湾与惠新东街,前者主要面向境外人士,由中免集团运营,后者由中出服子公司运营,中国公民凭借180天内的入境记录可以在店中购买商品,限额为5000元。由于限制条件颇多,境内消费者基本享受不到免税店的低价产品,在2019年分别开业后,这两家免税店的客流情况一直不佳。

中国这样的免税业结构与韩国有显著差别。

韩国免税业以市内免税店为主,最有名的乐天免税店在2018年实现营收7.5万亿韩元,在世界范围内仅次于全球最大的免税品零售商Dufry,其主要渠道就是市内免税店,能够占到总营收的65%。

韩国本土居民的免税购物限额从1995年的2000美元提升至目前的5000美元,乐天、新罗等免税巨头们的合作品牌分别超过900家、1300家(数据截止2018年底)。可以说,韩国免税行业的发展得益于政策激励(境内消费者消费限额高)与行业上下游的支撑(免税店自身的品类规模大,本土香化产业链发达)。

市内免税店的发达,加上较低的出行成本,韩国因此成为中国游客与代购的最佳购物地点。根据韩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韩国免税店中外国人贡献的销售额占比达到81.8%,其中中国内地游客占到93.8%、中国台湾占0.5%。但在2019年1月,中国颁布新的《电商法》后,中国的个人代购减少,加上2020年的疫情冲击,目前的韩国免税行业正在经历一段痛苦的低潮期。

不过,从今年以来的政策变化可看出,中国正在加大力度鼓励免税行业发展。今年3月引发的《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专门提及强调完善市内免税店的政策,未来对于免税店的额度限制、入境时限都可能进行调整,有利于中国消费者的离境消费,同时使境外消费回流至国内。

等到中国也出现自己的“乐天”或“新罗”,或许也能催生一批以此为生的“中国代购”了。

标签: 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