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样衣只做模型的3D服装设计:先卖货后生产

作者:服装网┆ 时间:2020-06-20 16:29 ┆点击:

“现在的服装行业很难做。”日播数字化版房项目负责人、研发技术总监黄建勋感慨道。

日播集团是一家国际化时装集团,旗下有“broadcast 播”等品牌。以前日播开发100个款式,至少有七八十款是可以直接量产的,但现在因为疫情、用户个性化需求提升、品牌竞争激烈等多重原因叠加,导致量产比例已经下降到了50%左右。无法量产的款式会被废掉,只能内部几十元特卖,浪费了许多人力与物力,成本压力很大。

黄建勋算了笔账:如果日播每年做1000个款式,成本加起来大概在五六百万,按照50%的量产率计算,两三百万就打了水漂。

降低服装开发和设计成本,成了日播集团甚至整个服装行业最亟待解决的问题。

“为了降低这个风险,我们采用了凌笛科技的3D设计工具去设计样衣,渲染完成后可以给到网店放到网上进行预售,有人看中这个款式后再去研发和生产,或者集团内部销售人员路演后决定再次研发。这样可以省掉很多如裁剪布料、缝制、反复修改实体样衣等中间环节,一年下来我们的成本就能省下两三百万。”黄建勋说。

凌笛科技主要为中小服装企业提供3D设计工具、协同工作系统和供应链交付等产品和服务,其核心产品包括Style3D设计软件、服装3D数字化设计研发沟通管理系统、3D数字化时尚产业服务交易平台等,与日播集团、MANGO、波司登、七匹狼等均有合作。

近日,凌笛科技旗下Style3D正式发布全新品牌LOGO。凌笛科技Style3D创始人兼CEO刘郴向亿邦动力表示:“下一个阶段,我们将基于3D技术和软件进行延伸,上游触达制造端,下游触达产业端,打造围绕‘软件’+‘内容’+‘平台’+‘服务’于一体的时尚产业链数字生态。”

01

效率:线上打版每日人均3-4件

2015年成立的凌笛科技用了5年时间打磨技术与产品,其Style3D服装数字化设计软件可以提供3D建模、物理仿真、动画渲染等功能,设计师可以在线上进行设计与修改,生成的3D服装模型可以直接用于展示或者对接生产。

据黄建勋介绍,目前日播集团旗下的童装线全部借助Style3D进行设计,已经实现了全覆盖,女装线由于面料属性较多,选择从面料更为挺括、成型度更好的大衣和风衣品类开始应用,后续会随着技术的提升继续拓展应用范围。

从去年开始,黄建勋已经培训了两批运用Style3D的打版师,共有11人。现在平均每个人设计童装只需要1.5小时,如果加上后续调整时间,平均每天可以产出3-4款童装设计,女装每件需要2小时左右,加上调整,一天下来也能完成3款3D制版设计。他表示:“在设计的过程中,比如衣服做得比例不好,打版师可以直接进行调整,提高了版师的成版率,如果设计师认可,可以不做实体样衣。”

黄建勋表示,未来日播集团还会推进数字化门店、3D模拟走秀等项目。“Style3D的应用不仅局限于设计,我们后面还会将门店展示的衣服全部以3D方式呈现,在数字化门店进行陈列。”

对于这种数字化设计效率的提升,河北富凯服装执行董事张黎晖也感受深刻。

河北富凯服装是一家以生产、加工、出口服装为主营业务的生产型进出口贸易公司,近年来,为不断适应国际市场的变化和需求,公司设立了独立的研发机构,开始从单纯产品加工制造向产品设计开发和创造转型,也在运用Style3D推进数字化设计进程。

“我们使用Style3D将2D的衣服用3D的状态呈现,去和客户进行初步展示和沟通的效果是非常好的,尤其是疫情期间,大家无法线下见面,这种线上的沟通节省了很多时间和费用,客户的反馈都很积极。现在我们已经建立了专门的团队,开始逐渐将Style3D作为主要与客户沟通款式细节、反馈修正意见的手段。”张黎晖说。

今年,广交会63年来首次搬上“云端”,3D技术就极大促进了富凯服装的展示效果,客户除了不能触碰外可以从各个角度查看商品,可以做到“所见即所得”。今后,富凯服装还要逐步将公司网站等利用3D、VR技术从原来的二维模式转化为三维模式。

02

价值:工具之外是平台和生态

实际上,服装数字化设计技术已经有一些公司在做,比如做三维可视化服装设计软件工具(CLO3D)的韩国公司CLO。

那么Style3D的不同之处在哪?据刘郴介绍,这种技术全球大概只有三家在做,大多是以售卖软件的形式进行经营,但Style3D的软件几乎可以说是免费的,更多的是以产业链和平台、生态的方式去做这件事,商业思路与模式完全不同。

想要打造时尚产业链数字生态,显然是个漫长的过程,凌笛科技决定量化目标进行“三步走”:

第一步,完善工具,继续提升3D建模软件的体验与使用效率;

第二步,利用工具产生内容和产品,方便上下游之间的沟通和商业变现。因为本身是数字化产品,所以内部流动的成本是非常低的,而且效率非常高,不会像之前传统的服装厂商做了衣服却很难找到买家;

第三步,直接对接到生产工厂,由于工厂本身会含面料辅料等信息,如果能够将服装的整个智能制造数据链路打通,就可以更好地服务于设计、研发和消费。

比如,今年5月,凌笛科技就与中国服装辅料领军企业伟星股份(SAB)达成战略合作,打造更为全面、专业的辅料数字资源库。刘郴表示,“服装设计师、版师、建模师等可以在Style3D平台的辅料资源库中找到匹配的纽扣、拉链等设计素材,同时在3D审款、改版中也能快速替换修改,加快样衣研发进度。这种协同生态能够为大家都带来效率的提升和使用上的便利。”

完成这三步,就是用数字化的手段对传统流程做了进一步升级,将串联的模式变成一张供应网,从而提升整个时尚产业的效率。

正因为“做生态”这点不同,早就接触过CLO等公司的河北富凯服装最终还是选了Style3D。

张黎晖告诉亿邦动力:“凌笛科技除了3D建模功能外,还有其他软件没有的平台功能,并且这个平台是开放的。我感觉这个平台将来有更大的潜力,会把服装生产企业、面料与辅料供应企业、印染企业等多种上下游企业链接到同一个平台上,这样把所有的资源整合起来,其实大伙儿就可以发挥更大的效能。”

在接触客户的过程中,张黎晖还发现有些客户其实也在考虑使用这种技术,看到富凯服装已经可以较为成熟地应用后,便会请他推荐。“有些人看到我们的应用后还挺惊讶,会咨询我一些问题,请我推荐,我就会将凌笛科技的Style3D推荐给他们。虽然客户主要在欧洲市场,对市场环境、使用习惯有些考量,但也已经对Style3D的技术和平台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03

期待:数字化成为必备生产力

对于服装设计数字化的未来,从业者们都有自己的判断。

张黎晖认为,首先,如果站在用户的角度来看,这个技术在2C的方向上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目前企业用户居多,未来可以在独立设计师等方向加大开发和推广力度。

其次,现在偏向静态建模的技术今后可能向动态发展,还可以加入更多人体工程学的考量。比如,加入人体穿用后某个地方的受力、余量和活动量的计算,还可以建立一些热力学的模型,把控某个地方汗液的排放和热量的保存。

“还可以在实体店安装扫描人体的技术,直接完成3D建模,测算出顾客的尺寸,并推荐合适的款式。如果能够根据用户习惯再建立数据库,包含颜色喜好等个性化的信息,推荐会更准确,客户满意度也会提高。这些角度都值得去挖掘,我们也希望凌笛科技可以不断完善自己的技术,达到世界领先的水平,引领行业的发展方向。”张黎晖谈到。

黄建勋则表示,希望Style3D未来可以在面料属性的把控上有更大的提升。“3D技术在服装行业的应用肯定是一个趋势,这需要一个认知的过程。大家普遍还是喜欢看漂亮的模特穿上好的服装去进行展示,这确实更加实在、灵动,不过相信3D展示也会变得更好,接受新鲜事物总需要一个过程,日播会继续重点推进这一块。”

如果从整个时尚行业来看,刘郴坦言其数字化程度还是比较低的,刚刚进入起步阶段。不过,这次疫情给大家敲响了警钟,所有人都意识到加速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服装制造国家,几乎占据全球1/3以上的份额,国际出口值每年在一万亿元左右。疫情的爆发,几乎让所有海外买手无法进入中国,国内大量的业务人员也无法到海外去,所以线上的设计和协同已经变为刚需。像ZARA这样的公司,也加速了数字化计划,并成立专项组做数字化研发和协同。

刘郴认为,处在这个历史关头,中国可以利用庞大的供应链和深厚的产业链能力,结合新技术加速制造业进一步的升级,从而拉开与土耳其、孟加拉、越南、柬埔寨等之间的距离,在新一轮产业链升级的过程中赢得先机。凌笛科技也希望为中国服装企业提供新的工具和方法,去适应未来快速设计研发和供应链的变化。

“未来依旧会面对各种不确定性,我们能做的只有增加自己的确定性,保证特殊时期还是能够进行快速的设计、交互和沟通。数字化将成为必备生产力,成为标配。这是接下来整个行业都要去做的事情,单靠一两家公司是无法完成的。”

在这种情况下,不同的企业会从不同的阶段和角度切入。比如,有很多创业公司是从市场端切入的,设计生产车间的APS系统,凌笛科技主要是从设计工具切入,也有一些企业是从人工智能对流行趋势的判断去切入。“大家在做的方向完全不一样,但都是有意义的,都在为整个产业链的数字化添砖加瓦。给予足够的时间,时尚产业链就能够完成数字化改造。”刘郴说。

标签: 衣服